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剧糊得无人问津,人却撕上了热搜第一?

时间:01-3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9

剧糊得无人问津,人却撕上了热搜第一?

于正最近怎么天天都在热搜上?前几天发博,要让一米七的女艺人减到80斤。被徐娇挂出来喷。再前几天官宣新剧,各种阴阳祝绪丹临时撂挑子不干了。按照于正自己的说法,和祝绪丹沟通的时候,一番还没定下来。但他给祝绪丹举的例子是一番古力娜扎,二番沈月。那祝绪丹当三番,也是合理的,她本人也心甘情愿。但于正临时换人,换了个新人演员当一番。说白了,就是“撕番”。无独有偶,1月17日,由鞠婧祎、陈哲远(排名不分先后)主演的《仙剑四》开播。这部剧的剧情、人设、妆造,都一言难尽。然而场外的戏,远比剧集本身更加精彩。《仙剑四》开播当天,官博连发了两条微博。一条是开播海报,另一条是宣传片。但是在这两条微博里,陈哲远和鞠婧祎的前后顺序不同。一场闹剧,从这一刻开始了。先是鞠婧祎工作室,立刻做出回应:合同说好的鞠婧祎是一番,怎么变平番了?谴责!强烈谴责!还没过几分钟,陈哲远所在经纪公司,也做出了回应。说好的平番,怎么到你那儿成一番了?剧刚开播,男女主就已经闹僵了。有些不太关心娱乐圈的小伙伴们,可能不懂啥是“番位”。以及根据“番位”,衍生出的“平番”、“撕番”、“抢番”……“番位”,就是演员出现在宣传物料和电影中的排位次序。“一番”,就是在所有演员中的第一位。海报最醒目的中心位,占据最大的面积。*李连杰是一番名字从上到下的最上面,从左往右的最左边。按照咱们以往的经验,排一番的都是戏份最重、知名度最高的演员。比如张艺谋导演的《活着》。当时已经是威尼斯电影节影后的巩俐,排在了葛优的后面。但是时代变了。决定“番位”的不再是戏份、演技和口碑,而是社会影响力。很多戏份不重、演技饱受争议的演员。也能够凭借其知名度,在宣传中排在第一位,或者中心位。那么啥叫“撕番”呢?如果合同签的番位靠后,演员方临时变卦,要求升番。并且采用各种手段,逼迫片方满足自己的要求。这就叫“撕番”,重点在“撕”上。“参战人员”包括艺人团队、粉丝,甚至艺人本人。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网上掐架、联名抗议、恶意举报、停止活动……如果某人撕番成功了,把比自己更有名的演员压下来了。这就叫“压番”。通过压别人的名字,抬高自己的咖位。而开头提到的鞠婧祎的遭遇,叫被“骗番”。合同上签的明明是一番,片方却突然降了你的番位。或者抬另一个艺人上来,和你平起平坐。这也是被骗番。争取自己合理合法的权利,这本身应该被提倡。民法典规定,合同成立生效后,应完全履行。如果剧方与不同演员或经纪机构,签订内容矛盾的合同。就属于恶意违约,应依约依法承担违约责任。但是撕番,就有些影响普通观众了。我们只是安安静静想看个剧,就这么难吗?你们要写小作文,去法院写啊。*看到这种图我就头皮发麻根据可考的资料,“撕番”最早是从港圈兴起的。比如1979年,邵氏出品的武侠片《风流断剑小小刀》上映。片中两位男主,狄龙和傅声,在当时都是风头无两的大明星。为了避免粉丝撕番,片方设计了这样的片头字幕。《无间道》也很会端水,片头梁朝伟在左,片尾刘德华在上。轮流当一番,不给你撕番的余地。不光是亚洲,欧美也有撕番。1978年,克里斯托弗·里夫主演的《超人》上映。但是一番却不是他,而是戏份仅仅10分钟的马龙·白兰度。马龙和吉恩·哈克曼的名字,甚至出现在片名之前。而内娱撕番的始作俑者,是2008年上映的电影《画皮》。由于撕番的其中一位,已经被全网封杀了。接下来我就用她的姓名首字母“ZW”代称。周迅和ZW,是当时人气不相伯仲的“大花”。她们为了番位大吵一架,甚至传出过现场踢凳子的传闻。从此以后,这两位就闹掰了。宣传期间,两个人各忙各的,绝对不出现在同一个场次。如今一个被封杀了,但是围绕《画皮》的撕番,还没停止。撕番撕了15年,恐怖如此。2016年1月13日,电影《盗墓笔记》的两位主演鹿晗和井柏然撕过。严格来说,是当事人没当回事,粉丝也只是心疼。但井柏然的经纪人下场了,发微博秒删,开启了长达一年的撕番大战。到了这里,撕番就已经有粉丝参与的苗头了。2019年,影片《小小的愿望》也撕过番。片方没有遵照合同约定,把王大陆抬到了彭昱畅前面。引起了彭昱畅方,和王大陆方的激烈撕番,片方不得不下场道歉。让这部讲述兄弟情的电影,彻底变味儿。只有同为主演的魏大勋,在独自佛系宣传,真的倒大霉。粉丝越撕越狠,撕番的战场也越来越大。海报的位置、占比,片头和片尾字幕,微博文案,平台宣传图……以上这些,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也间接导致剧方谁也不敢得罪。咱们看看《雪中悍刀行》的官微。但凡在剧中有名有姓的都是主演,大家都平起平坐。甚至连撕番的时间,都在提前。1月24日,影视剧《烽影燃梅香》开机,李宏毅和王楚然担任男女主。开机第一天,撕番也随之而来。因为官博是先关注了王楚然,然后才关注李宏毅。闹到最后,李宏毅本人不得不下场回应:你们以为,开机第一天撕番位,就已经很离谱了吗?2022年9月13日,距离《一念关山》正式开机还有2天。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些物料,无非是群像海报、杀青信息。同样是领衔主演,官微把刘诗诗的名字,放在了刘宇宁的上面。显然,刘诗诗是一番。但她的粉丝却坐不住了。认为官宣物料模糊了刘诗诗一番地位,宣布停止数据宣传。逼得官微也是摇摆不定,今天说刘诗诗饰演的任如意是“领头的老大”;明天又说刘宇宁饰演的宁远舟,“是我们永远的头儿”。看过剧的都知道,宁远舟和任如意,分别是剧中两大谍报组织的领头人。叫他们“头儿”,一点毛病没有。你们以为开机前撕番,就是撕番的极限了吗?有些影视剧,还在选角阶段,就已经撕得热火朝天了。比如陈可辛导演的《酱园弄》。这部电影,改编自民国四大奇案之一的“酱园弄杀夫案”。陈可辛导演为此筹备了7年之久,女一还是阔别大银幕的章子怡。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部电影背后的机遇。有知情人士称,片方正在接触杨幂和赵丽颖。围绕着“谁会出演”的问题,杨幂和赵丽颖的粉丝,开启了隔空对决。从确认到辟谣,从辟谣到进组,平均几天一个热搜。围绕着“两位演员谁的番位高”的争论,也逐渐白热化。《酱园弄杀夫案》,愣是变成了《酱园弄撕番案》。讽刺的是,就在几个月前,杨幂还发博批评了撕番现象。大家应该都发现了,撕番的现象,在仙侠古偶剧中最常见。因为主演大多是流量艺人,无论是本人还是粉丝,都非常看重番位。没办法,靠流量吃饭的。2020年6月,《青簪行》官微发布双人海报,吴某和杨紫的名字平行排列。一边说是“大男主剧”,另一边认为自家的名字位置更高。就离谱。剧方却在这个时候装聋作哑,放任撕番持续发酵。最后还是杨紫发声,让片方遵守合同办事,事件才勉强平息。剧随着吴某的入狱,迟迟不能上线。“谁是一番”也就成了未解之谜。甚至撕番位,都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。官方利用撕番位给影视剧造势,提供关注度。还是陈可辛导演的《酱园弄》。官微发声,表示选角还没定,大家稍安勿躁。这个时间点选得很微妙。因为几天后,央视“六公主”就下场参战,以官媒的身份批评撕番。“配角争番位也挺少见的,究竟有什么可争呢?”熟悉我的观众老爷们应该都知道,我上过几次“六公主”的今日影评节目。以我的经验来看,片方大概是在节目录制阶段,就接到了消息。这才赶在节目播出前,做出了回应。不然你早干嘛去了?指望着粉丝撕番,给你持续提供热度是吧?同样有营销炒作嫌疑的,还有开头提到的《仙剑四》。官博发布时间,是下午1点35分。而鞠婧祎工作室,在1分钟后就发布一条,长达几百字的微博。陈哲远方虽然慢了点,但也在十几分钟内,做出了回应。也许鞠婧祎和陈哲远确实闹掰了,但发博时间间隔这么短,跟约好了似的。开播当天,两位主演的撕番,也确实登上了热搜。大家认为,剧方是在利用撕番造势吗?*于正的番位营销图2021年末,广电总局发布公示文《电视剧母版制作规范》。规范中着重提到了撕番问题。演职人员在电视剧的署名方式、顺序、位置,都应该由聘用合同约定。在签署聘用合同时,制片人就应该做好沟通和约定,规避排名、署名纠纷。如果违约,可以像鞠婧祎一样维权。但是撕番,闹得大家都不好看,就没必要了。首先,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一番占据了最醒目的宣传位,就应该扛起最多的责任。有的艺人,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影响力,把A级的项目抬到S+。他当一番,对自己和剧方都是最优选。其次,天天为了番位撕来抢去,真的很败坏路人缘。没人想喜欢的艺人被贴上“爱撕番”的标签吧?作为观众,我们更在意的是演员的作品,是他在剧集中的表现。至于番位,排前面又有什么意义吗?这年头看剧,谁还盯着片头片尾的字幕看啊?今天就说到这里,咱们明天见!拜了个拜~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:大力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